山里的火把

来源:川南网 作者:杨建中 发表时间:2020-02-07 12:20
山里的火把

杨建中
 
    这条路,木易已经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   从镇上出来,这条山路一直通往山里,而且一直蜿蜒着向上,全部是爬坡,中间几乎没有平地,通到最远处山下的那一户人家。

    早年间,这条路全是泥巴路,中间间杂着一些石板。近些年,上面来了好多项目,这条路终于有一半修成了窄窄的水泥路,还有一半因山路太陡,实在修不上去,就保留了石板路,只是比原来修缮了许多,比原来的好走多了。

    木易对这条路熟悉,是因为他对这条路连接着的离镇最远处的山脚下的那户人家熟。

    因为那户人家,木易在这条山路上已经走了好几年了。走烂了几双鞋,拄断了几根随手拾捡的竹棍木棍,摔了多少跤,摸黑了好多回,他没往心里记,他也真的也记不清楚了。

    木易是镇里的一名公务员,老百姓口里都叫乡镇干部。有时他听到别人叫干部,也暗自勾起一阵高兴,一种满足,但有时也有莫名的沉重,难言的委屈,他说不清为啥有这种复杂的感觉。

    木易的老家在另一个镇里,也是山区。早年他还有一个姐姐,后来不幸夭折了,他就成了父母的独子。父母种田刨土,打柴挖笋,供他读书,想让他走出这座只能抬头看天的大山,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。他很懂事,也很争气,最终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,又苦苦读了四年。

    终于毕业了。他成绩很好,但没再去读研,连保送的机会他都一口回绝了。他也没有听从父母的话,硬是犟着跑了回来,着实让他父母气了好一阵子。埋在家里半年多,他考上了乡镇公务员,原想分配到他老家的那个镇,但按照排名他分到了现在的镇上,当上了一名最基层最普通的乡镇干部。

    一晃就是六年多,年已二十七八,还没结上媳妇,私下里有不少人在议论。有人说他家里穷,女孩子看不上;有人说他只是一个小小公务员,无钱无权的,人家不喜欢;有人说你看他每天除了呆在办公室,就只晓得往村里社里的百姓家跑,哪有时间去看女孩子;也有人说城里有一个漂亮的姑娘一直在等着他,还看到过这个姑娘来过镇上一次。他听了,有时当着没听到,有时实在躲不过去了,就腼腆地笑笑。

    他在乡场上租了一套价格便宜的房子,在上班的当年就把父母接了出来,同他住在一起。据说,在那个晚上,他亲自做了几个小菜,还在场上卤肉摊上买了一个猪耳朵和一只猪脚脚,打了一瓶酒回去。他就同他的父母喝,不停地向父母敬酒,喝了很多很多,微微地醉了。他跪在父母的面前,眼里已是泪水,不停地流下来,他向父母磕头,边哭边说:我不是不想读研,不是不能留在大城市里,姐姐没有了,我丢不下您们,丢不下这些大山,我一旦离开,一旦不回来,心里就空得发慌啊。所以我要回来,我要守着你们,守着还在贫穷中的邻居乡亲,我要帮他们想点办法啊!最后他哭着哭着又笑了:儿媳妇,你们不用担心,她会等我的,一定给您们带回来。说完这些,他真的就醉过去了,父母守了他整整一夜。

    木易现在又走上了这条山路,这条连接着最远山下那户人家的山路。

    这时已是下午三点过了,有点迟。往回通常都是上午去,中午或天黑前赶回来。而且,平时去时水泥路这段,可以自己掏点钱,找个车送一下,有时在路上碰到摩托,老百姓也会打声招呼,主动搭他一段路。而今天却不行,路上一辆车也没有,前几天因春节来临还撒欢奔跑的“野摩托”也全部熄火呆在家里了。要说,这都还是他和同事们软硬兼施、苦口婆心上门劝说,有时还不得已采取破口“大骂”,叨着、撵着、追着、守着让他们呆在家里,不得跑出来的。

    这都是源自一件最突然最意外的事儿。

编辑:百说
微信扫一扫,即刻分享!

蜀ICP备12019884号 川南网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版权所有 泸州市马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? 2008 Luzhou Mading wenhua Digital Media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